〈 四 〉


  「所以我說我最討厭術士就是這麼回事!」瑟洛斯一邊大步行走一邊大聲的唸著。

  為了尋找能夠解開希絲莉亞記憶之謎的線索,瑟洛斯和亞法爾帶著梅莉前往了奧格瑪,希望在這個大城裡可以找到能夠幫助他們的資料消息。第一個他們能想到的就是術士,於是三人在下了飛船之後,馬上前往術士的聚集地。

  原本以為多少可以找到什麼消息線索,誰知道才剛踏入那屬於術士的地盤,馬上就被那些術士們冷眼相看。話都還沒說完他們就很不客氣的告訴瑟洛斯,叫他去找法師。聽到這裡瑟洛斯差點爆發,要不是亞法爾及時拉住他的手,他的匕首可能已經插在誰的身上。

  「最好是有關詛咒的事情不要問術士,去問法師!」瑟洛斯怒氣沖沖的瞪著四周因好奇而看著他的人,直到他瞄到了亞法爾身邊的梅莉,這才停了下來。

  由於怕曝光,梅莉用披風兜帽包的密不透風的,雖然和亞法爾當初一樣,但由於地精身材矮小,這樣一包,說真的,有點像顆球。

  「是誰把她包成這個樣子?」瑟洛斯看著忍不住皺起眉頭問著。

  「是我啦………」亞法爾抓了抓頭,「沒辦法,披風太大件了,我也不希望梅莉的身份曝光啊!」

  「為了生命的安危,我是不介意被包成這樣啦!」梅莉雖這麼說,但口氣中還是帶有不爽,「只是我都看不到前面的路了………」

  「沒關係!那我帶你走吧!」亞法爾才一說完,便熱心的把梅莉一手抱起,就像是抱個小孩一樣。

  被突然的抱起,梅莉緊張的差點摔了下來,想掙脫,卻又怕身份曝光,只好抓著亞法爾的頭,穩定平衡。

  「我總覺得這樣子反而更顯眼了………」瑟洛斯搖了搖頭,接著瞪著所有投以奇怪眼光的路人,用眼神的殺氣把他們驅散開。


  三個人被術士拒絕,無奈只好前往尋找法師求救。好在法師訓練師們比那些術士訓練師好相處多,雖然一樣是投以怪異的目光,但至少還願意跟他們談話。

  就在瑟洛斯敘訴完他們想問的有關詛咒的問題後,法師們皺起眉頭,不解為何瑟洛斯要來找他們。

  「這種問題,應該要去找術士吧?法師並不擅長詛咒之類的黑暗魔法………」一名叫做恩尤的紅髮食人妖疑惑的看著瑟洛斯。當然,她最好奇的莫過於亞法爾抱著的,被包的緊緊的梅莉。

  「我妹妹………」亞法爾對著恩尤傻笑了一下,「他發育有點不良………」

  才剛說完,亞法爾感覺到耳朵被用力的捏了一下。

  「咳!」瑟洛斯乾咳了一下,讓恩尤的注意力轉回自己身上,「就是因為那群術士叫我們來找法師,所以我們才來的………」

  「這樣啊………」恩尤想了想,「的確很難猜透術士們的腦袋再想些什麼,不過也沒辦法………關於你的問題,我們幫不了你,但或許有個人可以………」

  「她的名字叫做拉朵‧法圖,一個被我們稱為天才的法師,」恩尤一邊說著一邊思考著,「她年紀輕輕,就吸收了很多知識,就連我們有的時候都要請教她。當然,她對魔法的研究也是非常在行,特別是對黑暗的魔法她也略知一二。」

  「那哪裡可以找到她?」瑟洛斯四周看了看,恩尤會這樣說,就表示拉朵並不在這裡。

  「她的行蹤向來很難捉摸,不過她很喜歡去一些有著古蹟的地方研究魔法。」恩尤摸了摸下巴。

  看來在這裡能問到的也只有這麼多,拉朵的詳細位置,可能也要在四處詢問才能得知。如果她真的是如此偉大的法師,那麼認識她的人應該不少,所以瑟洛斯決定到銀行門口去問問看那些冒險的旅者。

  「謝謝了!」亞法爾對著恩尤感謝的到了謝,轉身跟著瑟洛斯離開。

  「在你們去找她之前我想先提醒一下,」恩尤叫住了準備離去的三人,「她個性非常孤僻,一般人會被她那冷淡的態度嚇到,不過其實她是個很溫和的人。」

  面對恩尤的提醒,瑟洛斯點了點頭表示了解,亞法爾則是以傻笑來回應。


  離開了法師訓練師的區域,三人快速的朝著銀行移動,只要一問到拉朵的行蹤,他們馬上就可以讓梅莉去通知其他人,好一起去找她。

  「可以放我下來了吧!」梅莉終於忍不住對亞法爾開口,「我不是小孩子,我可以自己走!」

  「是你說視線不佳的嘛!」亞法爾一臉委屈的把梅莉放了下來。

  這兩個人的關係一天比一天複雜,金錢上是債主與負債者,冒險上則是朋友,以工程學來講又算是師徒,但不管怎麼說,人小鬼大的梅莉似乎都是做主者。

  「袖子給我拉!」梅莉對著亞法爾下令著,而亞法爾也乖乖的把手伸出去給她拉袖子。

  沒有對他們多做理會,瑟洛斯自顧的來到了銀行門口,果然到處走來走去的冒險者還不少。有身材魁梧,穿著鎧甲拿著巨劍的獸人,也有一身皮甲長袍拿著法杖的牛頭人。拿著長弓帶著野豬的食人妖也有,更有不少看起來像瑟洛斯和亞法爾般的不死族和血精靈到處走來走去。

  唯一沒見到的,是任何身高和梅莉差不多的冒險者。看來部落的種族都屬於人高馬大的,也難怪很多經過的冒險者都對梅莉投以好奇的眼光。

  「你們認識一個叫做拉朵的法師嗎?」瑟洛斯問著周圍的冒險者,但許多人都無視於他的存在,只有少數人回答他,可是答覆都是一樣。

  這麼大一個奧格瑪卻找不到半個認識那個叫做拉朵的法師?瑟洛斯越問心裡越煩燥。他並不是個有耐心的傢伙,但為了希絲莉亞,他已經很努力的在忍耐。另一方面亞法爾也是在詢問拉朵的下落,只是他一整個就是比瑟洛斯輕鬆。

  「拉朵小姐!你在這附近嗎?有人認識拉朵小姐嗎?」亞法爾高聲的叫喊著,期盼有人會回答他一句,「喔!拉朵小姐~~~」

  「亞法爾………這樣很………」瑟洛斯皺了皺眉頭,想告訴亞法爾這樣很丟臉。但比起丟臉,他更擔心這樣太引人注意,會增加梅莉身分曝光的機率。

  「可是這樣最快呀!」亞法爾眨著雙眼天真的看著瑟洛斯。

  「………………」不只瑟洛斯,就連梅莉都不知道該和亞法爾說什麼。有的時候亞法爾真的很單純,單純到讓人無法招架。


  「喲喲喲,我們這邊有什麼?」三人背後突然響起了一個低沉的女性聲音,讓三人同一時間回頭看去。

  那是一名有著銀灰色頭髮的女食人妖,她站在三人身後不遠處,用著有趣的目光看著三人的方向。然而瑟洛斯卻從第一眼就察覺,她看著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身材明顯與部落不符合的梅莉。梅莉也察覺到了那股眼光,她下意識的躲到了亞法爾身後。

  「有事嗎?」瑟洛斯站到了亞法爾與梅莉的面前,對著那女食人妖問著。他的心裡已經亮起了警告的紅燈。

  「只是發現了有趣的東西而已。」女食人妖稍微抬起頭,眼角瞄了梅莉一眼。

  「這是我妹妹!」亞法爾略微緊張的解釋著,「我帶她來奧格瑪逛街而已!」

  「小伙子,我什麼都沒說,你不用這麼緊張吧?」女食人妖瞇起眼笑了笑。她的笑容帶了點邪惡,讓人看了非常不安。

  這下子不止瑟洛斯進入了警戒狀態,就連亞法爾都開始感到有什麼危機靠近了。梅莉在他身後,抓著他袖子的手越抓越緊,心裡也開始盤算著等等出事了該怎麼逃跑。

  他們在銀行門口,雖然看的見大門,但好說還是有一大段距離。假如沒有人擋路的話,或許可以藉由法師的閃現一口氣跳的老遠,但現在是屬於人多的時間,能否安全抵達大門口是個問題。

  「你想找碴嗎?」瑟洛斯用著不客氣的語氣直接問著。要是這傢伙想打,那他絕對奉陪。

  「找碴?」女食人妖笑了,「我只是找到內奸而已!」

  「你………」瑟洛斯並不想隨便動手,但這個情況看來,的確是非常棘手,「我警告你,你敢傷害他們,我會跟你玩到底。」

  「奉陪!」女食人妖一說完,隨手從旁邊等著進銀行的獸人背後抽出了巨劍,用力的插在地上,「小子,劍借一下!」

  竟然拿別人的劍來當決鬥旗,這個女食人妖也真是不按牌理出牌。瑟洛斯沒輒,既然如此,他就拼了。

  「帶她先走。」開打前瑟洛斯小聲的對亞法爾說,他打算藉著決鬥來牽制住這難纏的食人妖,讓亞法爾和梅莉先脫身。

  一說完話,瑟洛斯馬上進入了盜賊的潛行狀態,在眾人面前消失了蹤影。他打量過這女食人妖,就他所看對方是個法師,通常法術布衣系的冒險者和他決鬥都毫無勝算,畢竟他曾經和同小隊的勇者決鬥過。不管戰士還是獵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了,更何況一個穿著布衣的法師?

  一般人在見到對手消失後,都會開始慌張的進入警戒狀態,希望在被偷襲前先發現對方在哪。然而這個食人妖法師卻沒有,她站在原地不動,沒有慌張,更沒有準備把潛行的瑟洛斯抓出來的打算。

  就在瑟洛斯察覺不對勁的時候,他發現那法師的手中開始施放火球術,而被施法的對象,並不是他。

  是梅莉。

  「該死的!」瑟洛斯本想衝上前去給她一個腳踢斷法,卻赫然發現這法師施法的速度比一般法師還要來的快。在他能成功靠近前,那火球早就砸到梅莉身上。

  如果他砸的是亞法爾就算了,同樣是部落,頂多受個傷治療一下就好,但她的目標卻是身為聯盟的梅莉。一但被砸到,梅莉不只會受傷,她的身份還會整個曝光。

  「亞法爾!小心!」瑟洛斯大聲的吼了一聲,讓亞法爾整個驚覺過來,他看到火球朝他們飛了過來,目標則是身後的梅莉。二話不說,他憋住氣轉過身,站到了梅莉與火球之間。

  他知道以肉身去擋火球不是個明智之舉,但現在危急時刻他也只能這麼做。好在他從小被莉絲塔的火球打到大,對於法師的火球術他好說也有了一點抵抗。只是這顆火球遠比莉絲塔的火球砸到要來的痛許多。

  「亞法爾!」梅莉緊張的看著因為疼痛而蹲下的亞法爾,卻赫然發現該緊張的應該是自己才對。

  慌亂之中,她的兜帽掉了。

  「該死的!」瑟洛斯用力的罵了一句,接著舉起匕首就朝著那法師撲了過去,「你們快走!」

  那食人妖法師不慌不忙的閃現到了一旁,避開了瑟洛斯的攻擊,然而瑟洛斯卻用著更快的速度來到了她的身後。這讓她稍為驚訝,但卻沒有恐懼。

  瑟洛斯的匕首還來不及碰到那食人妖法師,奧格瑪守衛的斧頭就已架在他的脖子上,只要他稍微一動就馬上去見老祖宗。而在瑟洛斯被抓住的同時,亞法爾抓著洩底的梅莉瘋狂的朝著奧格瑪大門狂奔去,卻在半路上被兩名粗壯的獸人守衛給撲倒。

  「快!離開這裡!」亞法爾大聲吼著,一邊在著地之前,快速的給梅莉上了保護祝福。

  梅莉嚇的不知所措,在亞法爾給她上了保護祝福之後,她瘋狂的朝著奧格瑪大門跑去,一邊頂著保護祝福的光環往前跑,一邊閃著法師的閃現。她沒有遇過這種事情,甚至連戰鬥都很久沒有參予過,現在瑟洛斯和亞法爾都被守衛抓住,她害怕的要命。

  她不知道自己能跑多遠,只是不停的朝著前方跑,跑出了奧格瑪,還是繼續跑。身上的祝福光環消失了,她就開啟法師的法力護盾,她感覺到有人在追著她,有人在攻擊她,但她還是繼續朝著前方狂奔。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精靈 的頭像
折翼精靈

折翼與小蟹的異想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