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 》


  幽暗的森林沒有任何的聲音,就連風吹過樹葉間的沙沙聲響都沒有。週遭安靜到薩奈拉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噗通………噗通………』

  只有她一個人站在熟悉卻也陌生的樹林中。

  『噗通………噗通………』

  對於這塊區域她有些微的印象。

  一樣的樹木,一樣的岩石,一樣的………身影。

  距離薩奈拉不遠處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那。深藍色的長髮以及厚重的鎧甲,那是薩奈拉忘不掉的影子。

  「法特恩?」薩奈拉緩緩的朝眼前的人影走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法特恩已經死了,不是嗎?

  人影緩緩轉過身,那的確是法特恩的身形,但臉孔有些模糊,薩奈拉看不清楚。

  此時原本沒有任何聲響的樹林間傳來低沉呢喃,那是薩奈拉無法理解的語言,恐懼卻吸引著她。

  不顧聲音越來越靠近,薩奈拉只想飛奔到法特恩的身邊。一切像是慢動作一般,她用力的邁出步伐卻發現連舉起雙手都很吃力。法特恩仍然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望著她。

  聲音越來越大聲,低沉的呢喃像是催眠般的灌進薩奈拉的耳中,她不想去聽,卻無法將之隔絕。那道聲音像是一面無形的牆,讓她伸手卻碰不到眼前的法特恩。

  無數的黑影從地上竄出變成一隻隻黑暗的手,拉扯著薩奈拉的四肢,不讓她繼續向前。不顧一切的向前繼續走,薩奈拉在呢喃與拉扯中奮力的向前用力衝,終於突破了阻礙來到法特恩面前。法特恩露出一抹微笑,接著在薩奈拉的面前破裂,變成無數黑色的烏鴉,朝四周散去。

  「法特恩!」薩奈拉伸出手朝前方撲去,卻連一隻烏鴉都抓不著,隨後重心不穩的朝著山崖跌了下去。

  墜地之前她轉身望去,見到的是黑色德魯伊輕藐的微笑。

  
  猛然睜開雙眼,薩奈拉從床上坐起。冷汗從她的額頭側邊滑落,她努力想平穩住急促的呼吸。

  夜已深,她現在躺在阿斯特蘭納的小屋中。搜索著記憶才想到自己在森林中失去了意識,應該是卡德里昂將她帶回來的。

  現在卡德里昂不在身邊,只有自己一人在小屋中。桌上放著一塊麵包,或許是米納利亞怕自己醒來時餓著而放置的。

  那森林中的低語是什麼?又是什麼樣的語言?森林中潛藏著連卡德里昂都擔心的危險,那和這低語是否有著關聯?

  剛才的夢境煩擾著薩奈拉,一想到最後黑色德魯伊的微笑就有一把怒火在心中燃燒。

  想要復仇,想要殺了她。

  無法再次入睡,薩奈拉抓起桌上的長劍轉身離開小屋,來到湖邊。她需要透氣,需要做些什麼來讓自己平靜,但她比誰都清楚,自己一天比一天的煩躁,她無法安靜的待在一個地方。

  她到底怎麼了?

  就在此時,一個身影捕捉了薩奈拉的視線。

  就在湖的對岸,有雙眼睛注視著她。

  黑色的德魯伊。

  薩奈拉的精神突然緊繃,雙手緊握,心跳加速。這個女人竟然這個時候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泰莎娜露出了宛如薩奈拉夢中出現的輕藐微笑,接著消失在樹林間。見狀的薩奈拉也不管是否會有危險,握緊長劍朝著泰莎娜的方向也衝入樹林中。

  深夜中的梣谷給人一種莫名的不安,好似樹叢中隨時會有危險竄出。薩奈拉沉著氣在樹林間穿梭,嘗試捕捉泰莎娜的蹤影。她會這樣明目張膽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就不會這麼輕易的消失不見。

  樹的影子隨著風吹搖晃著,讓薩奈拉分辨不出來到底周圍是有什麼在潛伏著還是只是葉子。任何的聲響都讓她緊張,雖然疲倦仍然緊繃神經。

  突然一個黑影從前方的樹叢跳出,飛快的朝薩奈拉而來,她即刻揮出手中的長劍,卻被閃過。她看到到了黑夜中有如月亮般的黃色雙瞳,雖然快速,但不難察覺那是一隻黑豹。

  德魯伊有著能夠變身為動物的能力,而黑豹也是他們多種型態之一。換句話說,泰莎娜也具有能夠化身為黑豹的能力。

  沒有多做停留,薩奈拉轉過身朝著後方再次揮出一劍,未料握劍的右手卻突然被抓住。

  在他面前的不是黑豹也不是泰莎娜,是卡德里昂。

  「你在這裡做什麼?這麼晚了還不快回去!」卡德里昂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對竟。

  「泰莎娜!她出現了!」薩奈拉像是找到援助一般,緊繃的情緒也稍微放鬆了一點。

  「她不是你能對付的!快!回到阿斯特蘭納!」卡德里昂的神情緊張,額邊有著斗大的汗珠,這和平常的他完全不一樣。

  「卡德里昂,你怎麼了?」薩奈拉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是呀!卡德里昂,你怎麼了?」

  薩奈拉和卡德里昂同一時間轉向聲音的來源。

  離兩人不遠處的大樹下,泰莎娜看似輕鬆的站在那裡,瞇眼望著兩人。

  「泰莎娜!」看到泰莎娜的瞬間,薩奈拉憤怒的舉劍衝上前去,卻被卡德里昂一手攔下。

  「你做什麼?」薩奈拉甩開卡德里昂的手。

  「讓她來吧!如果她那麼想死的話。」泰莎娜冷冷的說著,「倒是你,卡德里昂,好久不見啊!不過你現在出現在這裡好嗎?」

  不明白泰莎娜的意思,薩奈拉轉向一旁的卡德里昂。

  「託你的福,我現在還很好。」卡德里昂緩慢的說著。

  這時候薩奈拉才發現卡德里昂的臉色有些異常。

  「其實我本來可以安安靜靜的在黑暗中等待,但是這一陣子實在是有些無聊啊!」泰莎娜輕輕的說著,「女孩,你想替法特恩報仇嗎?那就要趕快來殺了我啊!」

  「泰莎娜夠了!」卡德里昂叫著。

  「你以為你每天殺幾隻惡魔就夠了嗎?你覺得梣谷中遊蕩的惡魔就那麼幾隻而已嗎?」無視卡德里昂,泰莎娜繼續說著。

  她在挑釁薩奈拉,好似看到薩奈拉失控就是她的目的。

  「殺幾隻惡魔都無所謂,殺了你就夠了!」薩奈拉不顧卡德里昂的阻攔,握緊劍快速的衝向泰莎娜。平常斬殺敵人都是訓練,為了這一刻,為了見到泰莎娜時能夠消滅她的那一刻。

  「無知。」泰莎娜一個揮手,一股暗影的力量從空中落下,瞬間落在薩奈拉身上。那是德魯伊的技能,但從泰莎娜手中釋放出來的卻已被黑暗化。

  薩奈拉來不及閃躲,只覺得被擊中之處像是火在燒一般疼痛,瞬間停止了所有的動作。她從沒感受過這樣的痛楚,這並不是一般的攻擊,也讓她瞬間體會到兩人之間力量上的懸殊。

  「薩奈拉!」卡德里昂馬上在薩奈拉身上施放了治療術,接著施放了回春術,好減緩灼傷帶來的持續傷害。

  「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法特恩要救你,換做那盜賊也就算了,但你………」泰莎娜看著跌在地上的薩奈拉,「你真的以為你自己很強嗎?」

  「我不認為自己很強,但還是要殺了你!」薩奈拉以劍作為支撐,從地上重新站起。

  「為了報仇嗎?」泰莎娜輕輕的笑了笑,「那我還真期待。」

  就在薩奈拉穩住身體的同時,樹林間再次傳來低語。不止薩奈拉,就連泰莎娜也停止了動作,兩人聆聽著飄盪在樹間的聲音。

  和之前一樣,那聲音越來越近,近到彷彿就在耳邊一般。隨著聲音越來越清楚,薩奈拉的心也越來越浮躁。她的意識開始模糊,許多影子在腦中亂竄。

  「薩奈拉不要聽!」卡德里昂抓住薩奈拉的手,把她拉回現實。

  他聽不見她們所聽到的低喃,但他知道那是什麼。

  「卡德里昂?」像是從夢中清醒過來一般,聲音瞬間從薩奈拉耳邊消失。

  「那麼,今天就陪你們玩到這裡吧!」泰莎娜的語調有點遺憾,接著轉向卡德里昂,「卡德里昂,別硬撐喔!」

  語畢,泰莎娜化身成一隻黑色的烏鴉,朝森林深處飛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回去吧………」卡德里昂放開薩柰拉的手,轉過身。

  「你今天很奇怪,發生了什麼事?」薩奈拉不常主動詢問別的的狀態,但卡德里昂真的很不對竟。

  「我沒事,你回去好好睡個覺,不要再跑出來了。」卡德里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讓薩奈拉看見他的表情。

  卡德里昂的堅持,讓薩奈拉無法再多說什麼,只能默默的返回阿斯特蘭納。現在她的情緒平穩了許多,若不是卡德里昂從那低語中把她拉回,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會變成什麼模樣。

  她還是無法猜出卡德里昂和泰莎娜的關係,但很明顯的,兩人的關係絕對不簡單。


  目送薩奈拉離去之後,卡德里昂不穩的扶上身旁的大樹。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跟隨薩奈拉回到阿斯特蘭納,直到確定她乖乖的回到屋內再離開,但現在的他無法做到。他再一次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化身成一隻黑豹,朝著梣谷的北方奔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精靈 的頭像
折翼精靈

折翼與小蟹的異想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eyu
  • 卡德里昂,你怎麼了?
    XD...
    期待下一集啊!!
  • 卡德里昂趕著去吃便當....
    都被阿賊吃完了..../誤

    折翼精靈 於 2012/07/27 23: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