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 》


  這雙手還能守護多少人?這條命又還能保衛多少生命?卡德里昂從沒想過最後一天會是什麼時候,但這條路他已經走了好久。

  月光從樹葉間灑下,井水中的身軀已經疲倦的不想再移動。然而一切還沒有結束前,他不能放棄。他答應法特恩會看好薩奈拉,就不能讓她有任何意外。雖然還年輕,雖然還不明白事情的輕重,但若是能度過這些難關,薩奈拉一定會是個很好的隊長。

  只是現在的她迷失了,假如放任不管,她會變成第二個泰莎娜。她需要有人能夠帶她回去該走的路,她需要指引。

  「不知道那孩子現在怎樣了。」卡德里昂緩緩閉上雙眼。

  距離上一次和薩奈拉分別已經五天了,這五天內他哪裡都沒有去,只是躺在這裡。並不是不願意,而是沒辦法。

  「去看看她吧!」風鈴般的聲音在卡德里昂身邊響起。

  卡德里昂沒有睜開眼。

  「在她完全迷失之前把她帶回來吧!」


      ※     ※     ※     ※     ※


  五天了,卡德里昂已經五天沒有出現了。這五天薩奈拉異常的安份,沒有到處亂跑,就算離開阿斯特蘭納也是在米納利亞的陪同之下。

  樹林間詭異的低語仍然持續呼喚她,但她都努力壓抑那狂亂的心跳及奔騰的思緒,只是她不曉得這樣的情況還能持續多久。她快要發瘋,快要窒息,不知道為什麼只有卡德里昂的聲音能夠驅散那令人發狂的低喃。

  她想見到卡德里昂。

  現在。


  深夜,月亮被烏雲遮去一大半,薩奈拉在床上翻身數次才好不容易入眠。

  至少她以為她已經入眠。

  腦海中飄過無數的影像,法特恩的笑容,他的身影,他的一舉一動。時光倒流回到薩奈拉第一次與法特恩相遇的那個沙灘上,他從納迦手中救出薩奈拉和隨行的朋友們。過往的一切像是幻燈片般播放著,最後來到那黑暗的森林中。

  黑色的德魯伊降臨,帶著無數的薩特向法特恩發出攻擊。墜落山崖前看到的法特恩最後的那抹微笑,深深烙印在薩奈拉腦海中。好不容易遮掩好的傷口再次被剝開。

  該死的女人。

  想殺了她。

  奇怪語言的低喃響起,環繞著小屋。薩奈拉從床上坐起,尋找聲音的根源。

  『想殺了她嗎?想復仇嗎?』

  呢喃中傳來熟悉的語言。

  『但你的力量不夠,你無法傷害她。』

  聲音是如此的靠近,彷彿聲音的主人就和自己一起在這小屋內,然而小屋內除了自己什麼也沒有。

  『想要更強大的力量嗎?能復仇的力量。』

  想要。

  雖然對於陌生的聲音感到恐懼,但想要更大的力量,能夠殺掉泰莎娜的力量。就算毀掉整個梣谷也無所謂,只要能夠殺掉那個女人,只要能夠復仇,什麼都好。

  「如果想要更多的力量,就來到我身邊吧!夜精靈。」聲音變的十分清晰,那是個女性的聲音,一個很低沉的女性聲音。

  薩奈拉猛然的把頭轉向聲音的方向。

  小屋內的窗前站了一個身影,很高大,但不像是任何自己曾經見過的身影。對方是何時來到窗前?又是如何進到屋內?薩奈拉無法看清楚那人的臉,就連他的輪廓都有些模糊。

  「來吧!孩子!」

  意識到自己方才失控的憤怒,薩奈拉突然感到不知所措。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現在連身體也不聽使喚的朝著那黑影走去。薩奈拉感到害怕,她從來沒有這麼懼怕任何一件事物,她無法控制自己,好似任人宰割的獵物一般。

  「再近一點………」黑影朝著薩奈拉伸出手。

  薩奈拉想叫出聲,張開口卻沒有任何聲音。她只能任由自己的身體一步一步朝著黑影走去,手也失去控制的緩緩舉起,朝黑影伸去。

  就在兩人的手即將觸碰到前,一隻黑豹破窗而入,隨之化成人形阻擋在兩人之間。同一瞬間薩奈拉全身恢復自由,窗前詭異的人影也消失無蹤,那令人窒息的呢喃也停止下來。

  「薩奈拉,醒醒!」那是卡德里昂,他總是來的正是時候。

  突然間一股無助感湧上薩奈拉的心頭,看到卡德里昂的出現,她崩潰的哭了,她無力的跪坐到地上,任由眼淚放肆的傾瀉而出。

  或許因為總是把所有事情放在心中,不斷壓抑自己的情感,就像拉太緊的弦,一定會有斷掉的一天。窗口的黑影和詭異的低喃,正是壓垮薩奈拉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到底怎麼了?卡德里昂!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快瘋了,快窒息了,我………」

  「沒事了,別擔心,我在這………」卡德里昂被薩奈拉的舉動嚇了一跳,但馬上能夠理解發生了什麼事。他蹲在薩奈拉面前,輕輕的抱住她。

  「我剛剛甚至覺得毀掉梣谷也沒關係,只要能夠復仇,就算全世界都毀滅也沒關係………」薩奈拉失控的哭泣著,「我真的不想這樣………」

  「我知道………」卡德里昂拍著薩奈拉的背,嘗試安撫她激動的情緒。

  一向堅強薩奈拉現在就和普通的年輕少女沒什麼兩樣,不管外表裝的多麼嚴肅,在那外殼之下,其實比什麼都還脆弱。

  卡德里昂知道薩奈拉聽到的聲音是什麼,因為他也聽過同樣的聲音。那是惡魔的聲音,迴盪在梣谷的各個角落,倘若意志力不夠堅定,隨時都可能會被帶走。他們會迷失在黑暗中,失去理智,失去自我,變的混亂瘋狂,找不到該走的方向。

  然而薩奈拉的情況不同,她是被選上的,和那些在不經意下迷失的靈魂不同。唯一能拯救她的方法就是讓她不要再聽到那些惡魔的低喃,她必須重新找到自己的心才能重新走好自己的路。

  「站起來,薩奈拉。」卡德里昂扶起虛弱的薩奈拉,「跟我去一個地方。」


      ※     ※     ※     ※     ※


  跟著卡德里昂在梣谷的樹林間奔馳著,夜很深,但已經不是自己一人的薩奈拉不再感到害怕。她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卡德里昂都會在她身旁。

  兩人沒有停歇,來到梣谷北邊的一塊區域。這塊區域在地圖上有記載,但什麼都沒有,而薩奈拉也曾親自來過此地,證實真的什麼都沒有。卡德里昂帶她來這的目的是什麼?

  「梣谷有很多無人知曉的秘密,有好有壞。」彷彿看穿薩奈拉的疑惑,卡德里昂說著。

  在卡德里昂的帶領下,他們拐了幾個彎再爬上了一座小山坡。薩奈拉可以感覺到這裡的氣息和其他梣谷地區不一樣,有一種清晰的感覺,讓人很舒服,很放鬆,同一時間仍保有森林的神秘。

  爬上不起眼的小山坡後,進入視線的是一座古老的月井。

  「月井!?」薩奈拉睜大雙眼,無法相信眼前的事物。

  傳說在遙遠的以前,在這座大陸上有著一池附有魔法的泉水,他們稱之為永恆之井。泉水中的魔力為這片大地帶來許多好處,但也同時帶來毀滅。那是精靈與惡魔的鬥爭,一場撕裂大地的戰爭。永恆之井最終在爭奪下爆炸,為這個世界留下無法修復的傷痕,至於那充滿魔力的泉水也因此消失在這世上。

  月井是少數還保有魔法泉水的井,裡面的泉水並不足以造成威脅或鬥爭,但若多加利用也是十分有用。薩奈拉所知道的月井大多數都存在於夜精靈的領地中,像這座這樣處於郊外的並不常見,特別是在這種毫無人知的地方。

  「噢!卡德里昂,你回來了!」風鈴般的聲音響起,薩奈拉朝著聲音望去,見到另一個她沒想過會看到的生物。

  那是一名半人半鹿的生物,她的長髮有如樹根一般,上面還長有嫩葉,一雙大眼睛散發著微微的藍光。她的身體像隻森林間的小鹿,毛皮是乾淨的灰褐色,上面有著些許白色的斑點。

  這種生物薩奈拉知道,在梣谷的林中樹居就常會看到她們的身影。她們是半神塞納留斯之女,生命與大地的熱愛者。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席亞拉,長期居住在這月井旁的塞納留斯之女。」卡德里昂說著,「這麼多年來她幫了我不少忙。」

  薩奈拉向席亞拉點頭致意。

  「我等你很久了!薩奈拉!」有如風鈴般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清脆,「葉子已經告訴我你們會來!所以我一直等待著!」

  「葉子?」薩奈拉皺眉。

  「在這片森林裡,每一片葉子都有自己的聲音,不過你要仔細去聽才聽的到!」席亞拉笑著。

  薩奈拉抬頭望著四周的樹木,她從來沒有聽過葉子的聲音。最後她的目光落在席亞拉身上,發現她的背後肩胛骨微凸,好像曾經有雙被折斷的翅膀一般。

  「你看過小精龍嗎?我一直覺得我的背後曾經有跟他們一樣的翅膀呢!不過一定是小的時候貪玩弄斷了!」席亞拉察覺薩奈拉的目光,「所以也有人稱我為折翼的席亞拉!」

  「不要聽她亂講,她就是愛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卡德里昂沒好氣的笑著。

  「什麼亂講?卡德里昂你也真是的,做人不要那麼死板好不好?」席亞拉嘟著嘴,「小精龍都要笑你囉!」

  看著席亞拉和卡德里昂小鬥嘴的模樣,薩奈拉忍不住笑了出來。席亞拉就像個懷抱夢想的天真小女孩一樣,總是把微笑掛在臉上,但薩奈拉知道她現在的年齡一定遠遠超過自己能想像。

  「好了別鬧了!」卡德里昂看了看天色,「我想帶薩奈拉去生命之樹那裡。」

  「噢!那就去吧!反正你知道該怎麼走!」席亞拉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不是這樣吧?好說你也算這這一帶的守護者,也是要向你報告的呀!」卡德里昂半開玩笑的說著。

  「報告什麼?假如你有什麼企圖,葉子都會告訴我的!所以你放心去吧!」席亞拉微笑,「對了!不要跟著小精龍走喔!你上次踩到牠的尾巴,牠還在生氣!」

  卡德里昂面露難色的點了點頭。

  「你踩到精龍的尾巴?」薩奈拉不可置信的望著卡德里昂。

  「你見過精龍嗎?有一隻很愛在這附近遊蕩,和席亞拉是好朋友呢!」卡德里昂轉移著話題。

  精龍也是一種熱愛生命與大地的生物,牠們外觀和變色龍很像,有著大大的雙眼和細長捲曲的尾巴,身上有著細小的鱗片,顏色通常十分鮮豔。在牠們背後有雙沒有羽毛的翅膀,外觀和蝴蝶有些相似,是一種看起來很奇妙且虛幻的生物。不過牠們很怕生,面對陌生的生物時會讓自己潛伏於影子中,不輕易現身。

  「要去見生命之樹的話快吧!不然天都要亮了!」席亞拉提醒著兩人時間已經不早。

  「麻煩妳了。」卡德里昂向席亞拉道謝之後,帶著薩奈拉朝著一條完全不像小路的路走去。

  「對了!卡德里昂!」在離去前席亞拉叫住卡德里昂,語氣變的很認真,「請多保重。」

  「我會的。」卡德里昂簡單回應著。

  薩奈拉看了卡德里昂一眼,不太確定這段對話中的意思。

  「沒事,走吧!」卡德里昂沒有多做解釋,帶領薩奈拉繼續往山上走。


  那是一條很崎曲的小路,費了一番功夫兩人總算是抵達了目的地。才一踏穩腳步薩奈拉馬上見到了卡德里昂口中的生命之樹。

  那是一棵巨大且雪白的大樹,整棵樹連同葉子和樹幹都是白色的,還散發著淡淡的光芒。薩奈拉從沒想過在梣谷中有這樣一棵樹的存在,一時說不出任何話來。

  「很美吧?這棵生命之樹。」卡德里昂仰望著眼前雪白的大樹,「要不是席亞拉帶我來,我這輩子應該也不會見到它。」

  「的確很美,沒想到在梣谷中有這樣一棵樹木………」薩柰拉仰望著眼前那好似夢境般的大樹。

  「這棵樹從很久很久以前就豎立在此,因為它總是充滿生命力,也讓在此的生物都稱它為『生命之樹』。」卡德里昂說著。

  「你帶我來是因為………?」薩奈拉知道卡德里昂帶她來不只是想讓她見見這棵生命之樹,一定還有別的原因。

  「一萬多年前,在這片大地上發生過一場精靈與惡魔的慘烈戰爭,一場毀天滅地,將大地整個撕裂的戰爭。」卡德里昂的目光仍然停留在生命之樹上。

  「上古戰爭。」薩奈拉知道那場戰爭,那場因永恆之井而引發的戰爭。為了搶奪永恆之井的惡魔與誓死捍衛家園的古老精靈,最後的結果雖然慘痛,但至少入侵的惡魔幾乎都被消滅,剩下的那些苟且殘存的惡魔則是四散到世界各處。

  「戰爭結束之後,我們都以為一切能夠回到原來的模樣,但錯了,」卡德里昂嘆了口氣,「許多惡魔還躲藏在各處,這也包括了梣谷的深處。」

  「我所指的不是一般會看到的那些低等惡魔,而是更強大的,更聰明的。」卡德里昂繼續,「他們躲在暗處,讓低喃迴盪在森林中,擾亂那些意志不夠堅定的生物。」

  薩奈拉想到窗邊高大的身影和那些詭異的低喃。

  「意志不夠堅定的靈魂將被帶走,他們會迷失,會失去自我。」卡德里昂轉向薩奈拉,輕輕的說著。

  回想起先前那不知從何而來的憤怒情緒,薩奈拉可以確定自己聽到的正是卡德里昂口中的惡魔的低喃,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抑制的確不夠堅定。

  「但這座森林並不會這麼輕易的讓那些惡魔得逞,即使你看不見,又或許你不相信,這座森林非常努力的想拯救大地上的生物。」卡德里昂卡抬起頭閉上眼,「仔細聽吧!薩奈拉!森林的聲音。」

  周圍一片安靜,薩奈拉聽不到卡德里昂所說的『森林的聲音』。

  「只要靜下心來你就會聽見,大樹們透過葉子來傳達的訊息,那些聲音能夠將迷失的靈魂帶回,保持著他們的理智。」

  「我聽不到。」薩奈拉直視著卡德里昂。

  不是不相信,只是她真的聽不到。

  難道連這座森林都要遺棄她了?

  望著薩奈拉認真的表情,卡德里昂突然笑了。

  「不要期望聽到像我這般的聲音,你只要閉上眼睛,全身放鬆就好。」卡德里昂微笑。

  照著卡德里昂所說的,薩奈拉放鬆全身每一塊肌肉,閉上眼,感受著微風從臉頰旁吹過。

  仍舊什麼聲音都沒有。

  薩奈拉沒有睜開眼,耐心的等待著,持續放鬆。就在她放鬆到以為自己和那微風合而為一的時候,她聽到了十分細微的聲音。

  那是一個分辨不出性別的聲音,有點低沉,但和先前聽到的惡魔的聲音完全不相同。

  現在的她,心裡突然變的很平靜。

  『薩奈拉………不要放棄………』

  睜開雙眼,薩奈拉深深的吸了口氣。

  她聽到了,葉子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精靈 的頭像
折翼精靈

折翼與小蟹的異想世界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