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 〉


  冷清的酒吧裡飄散著些許令人窒息的黑暗氣息,明明是個天氣晴朗的好天氣,每個人卻可以感受到那股不知從哪兒來的冷風。同樣位於暴風城,進門前和進門後,卻有著極大的不同。不只是氣溫,氣息,還有裡面的人。

  一直沉默的調酒師還是一樣沉默,有如第一次見到一般,他依舊不斷的擦拭著手中的玻璃杯,這讓凱文很懷疑他到底有沒有擦完的一天。然而這次來到『以宰的羔羊』和上一次不同的地方則是,當希絲莉亞走進酒吧的時候,調酒師稍微抬頭對著希絲莉亞點了一下頭表示招呼。

  這就是術士與非術士的差別待遇吧!

  順著那又窄又暗的旋轉通道來至那充滿術士的空間之後,第一個看到凱文的,又是上次那名訓練師。她皺著眉頭看著凱文,想說什麼都已經寫在臉上了。

  「你好,戰士,請問『又』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嗎?」人類女術士用著不太客氣的口氣問著。

  「有些事情想請教一下………」凱文馬上感到了女術士的不耐煩,但這些事不問她,他真的不知道該問誰。

  「厄蘇拉老師!好久不見!」在凱文有機會繼續問下去前,希絲莉亞打斷了他的話。只見希絲莉亞小跑步的來到了女術士面前,很高興的打著招呼。

  「這不是希絲莉亞嗎?」厄蘇拉的聲音轉了一百八十度,之前那冷淡的問候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用著柔和許多的口氣問著希絲莉亞,「這麼久不見,終於捨得回來看我們啦?」

  「遇到了………一點事………」希絲莉亞本來想給久違的老師一個擁抱,但一想到自己這早已沒有體溫的身軀,還是忍了下來,就連手都沒有伸出去握一下。

  好在身為術士訓練師的厄蘇拉也不是個很熱情的人,所以也沒有察覺出什麼。

  「這樣啊!」厄蘇拉看了看希絲莉亞,接著看了看她身後的托姆納恩,遲疑了一會兒接著開口,「看來你也吸收了不少經驗,成長了不少………」

  「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我遇到了很多人,也學到了很多事………」希絲莉亞輕輕微笑的說著,卻沒有發現厄蘇拉口中的那一點不安。

  「所以你們來,是要問些什麼事呢?」厄蘇拉邊問邊看了看凱文以及歌莉雅一眼,她有點不安,卻說不出來是什麼樣子的不安。讓她最擔心的則是那股不安並不是來自非術士的凱文以及歌莉雅,而是來自她親手教出的學生─希絲莉亞。

  「我們想問你有關詛咒與封印的問題,」歌莉雅首先開口,「問題在,是否詛咒可以造成一道封印來鎖住一段記憶?」

  厄蘇拉聽完後皺了皺眉頭,接著轉頭看了其他術士一眼。其他人則用沉默及搖頭來回應她。

  「理論上,詛咒或許可以成為一道封印,然而用詛咒來鎖住一段記憶………」厄蘇拉摸了摸下巴,「很抱歉,我並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

  沒聽說過,並不代表做不到,看著眼前這麼多術士全都表示並不了解的模樣,凱文的心中稍微焦急了一些。如果這些人幫不了忙,那或許那個對詛咒以及黑暗魔法異常熱血的傢伙會知道些什麼。

  「那珍現在在嗎?」凱文毫不猶豫的問了出口。先不管珍會要求什麼報酬,他決定先問再說。

  「她昨天晚上出去還沒回來,」聽到珍的名字,厄蘇拉的口氣馬上冷淡了下來,「或許她就快回來了,也或許她再城裡的某一個角落游蕩。」

  「那真是棘手………」凱文雙手抱胸,努力思考還有什麼辦法可施。

  「老師,」希絲莉亞突然打破沉默,用著帶點嚴肅的口吻說著,「你曾告訴過我,有些詛咒雖然有著負面效果,卻不會傷害到被施法者,然而這些詛咒卻也較不容易被發覺………」

  凱文從思考中抬起頭,看著希絲莉亞,在他身後的歌莉雅也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希絲莉亞,不知道她想問些什麼。

  「我想請您幫我偵測看看,我身上是否有著什麼詛咒?」希絲莉亞像是賭上最後一絲希望般的問著。

  就算偵測的出希絲莉亞身上是否有著詛咒,又能解釋出到底發生什麼事嗎?雖然不清楚,但還是值得他們去試一試。

  「就表面上看來,你身上並沒有什麼詛咒,然而這世界上的詛咒多到數不清,所以其實也很難說,」厄蘇拉微微的點頭,「我們可以弄個儀式來幫你偵測看看,但你必須在這裡待上幾天。」

  「待上幾天!?」聽到厄蘇拉要留希絲莉亞在這鬼地方幾天,凱文忍不住脫口。

  「希絲莉亞是我的學生,我並不會對她做什麼,」厄蘇拉似乎對非術士之人的態度會比較冷淡,「你們可以在暴風城的別處等她,偵測完了,自然就會讓她去找你們。」

  凱文想說些什麼,卻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他雖然是個勇猛的戰士,但他還沒無腦到在充滿術士的地窖裡和一個術士開打。

  歌莉雅將手放在凱文的手臂上,示意他不要太衝動。

  「我可以留下,沒問題的!」希絲莉亞對著凱文說著,接著轉回厄蘇拉,「老師,我還有一個問題………」

  厄蘇拉點了點頭。

  「我想跟您問一個人,一個人類術士………」希絲莉亞的胸口突然像有什麼東西揪在一起,「他的名字是………塞諾索‧尤納爾………」


  就在希絲莉亞說完那個人的名字之後,在場的所有術士同一時間轉向了她,每一個都睜大著雙眼,好似希絲莉亞說出了什麼被禁忌的話語一般。凱文和歌莉雅也感受到了突然凝聚的氣氛,霎時了解這個人一定曾經做過什麼嚴重的事情。

  「我說錯什麼了嗎?」神經比較大條的希絲莉亞並沒有察覺到氣氛的轉變,她只知道眼前的厄蘇拉瞪大雙眼,口微張的看著她。

  「你………」厄蘇拉好不容易才從口中擠出了一句話,「見過他………?」

  希絲莉亞這才察覺到老師的不對勁,但卻不知道為什麼。

  「算有………」希絲莉亞點了點頭,「不瞞您說,這就是我們來找你的原因。」

  「我失去了一段記憶,唯一記得的是這個人類術士………」希絲莉亞避開了自己從死亡被招回的那一段,「他看著我對我說………『他等著這一刻等了好久了』………」

  「你留在這邊哪裡都不要去,你身上一定有些什麼,在我們偵測完之前,都不要胡亂走動………」厄蘇拉聽完希絲莉亞的話之後,慌忙的說著。他對其他的術士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但大家好似心有靈犀一般開始準備東西。

  「等等………」凱文見狀,原本緊繃的心緒又更加的緊繃,「我說等等啊!」

  術士們每一個都忙著自己手中的工作,沒有理會凱文的叫喊,讓凱文三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請問塞諾索到底是誰?」歌莉雅代替了其他兩人,大聲的問了出來。

  再次聽到塞諾索的名字之後,厄蘇拉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緩緩的抬頭看著三人。

  「他………和我們一樣曾是一個術士訓練師………一名強大的術士………」厄蘇拉緩慢的說著,接著轉向希絲莉亞,「不只是在場每位術士的好友,也曾是你父母出生入死的好朋友………」

  「那為什麼………」希絲莉亞愣住,腦海中不停漂過塞諾索撫摸著自己長髮,一邊邪惡狂笑的片段。這種人怎麼會是父母親的好朋友?一定是哪裡搞錯了才對!

  「我們不知道他怎麼了,但他一夜之間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厄蘇拉說著,「他攻擊了我們所有的人,也攻擊了你的父母………」

  「他瘋狂了,墮落了,被黑暗吞沒了………」另一名術士訓練師開口說著。

  「然後呢?」歌莉雅忍不住問著。

  「然後他消失了………」厄蘇拉接著,「自從那天之後他就消失了,再也沒有他的任何消息………」

  周圍陷入了沉靜,術士們手中的動作都停止了,每一個都開始回想當天發生的事情。


  那時候平靜的地窖瞬間佈滿了暗影魔法,塞諾索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在一進入之後開始瘋狂的攻擊每一個人。他的臉扭曲的讓人認不出他是誰,他瘋狂的攻擊,直到在場的每一位術士都倒下,之後也沒管到底倒下的人是生是死,朝著門口走去,再也沒有回來過。

  厄蘇拉用力的甩了甩頭,把過去不好的回憶甩到一旁。

  「把希絲莉亞交給我們,幾天偵測有結果之後,我們再告訴你們到底現在情況是如何………」厄蘇拉嚴肅的說著,「如果你們要對付的是他,那將會是一場慘烈的戰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精靈 的頭像
折翼精靈

折翼與小蟹的異想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